一些公有云市场的分析

在去年6月写过一篇云计算市场分析,很多结果都在确认中. 半年前在下文中留下过这样一段话:

>“流动”基础设施及云计算新范式<

从行业分析上看,电商类基本饱和,智慧城市数字政务这一块逐渐的会从阿里云和华为云流出,天翼云将伴随着自身的技术成熟度而获得更高的份额. 文娱类会逐渐下云,市场份额会逐渐减少,游戏 教育 协作增速会本质上是需要完全边缘化的RTN重构,需要重金投入,金融则是需要成熟的混合云解决方案。因此,未来几年云计算份额分布的核心是在边缘成本.

最近中国电信的《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

2021 年,天翼云收入 279 亿元,2020 年营收 138 亿元,同比增长 102%,稳居业界第一阵营,保持政务公有云市场的领先地位。中国电信加强数据中心规模集约发展,IDC 收入 316 亿元,市场份额继续保持行业第一。随着数字经济繁荣发展,产业转型升级、个人和家庭数字生活激发出旺盛的上云需求,天翼云凭借云网融合、自主可控、属地服务和安全可信的整体优势,市场拓展成效显著。2021 年,天翼云实现核心技术突破,全面升级为分布式云基础设施、操作系统和产品能力,丰富边缘云产品和解决方案,将算力延伸至边缘节点,满足数据驻留和超低时延等新兴应用场景需求,市场竞争力得到进一步强化,在政务、公共事业、互联网、工业制造等领域,赢得多个亿元以上云和 CDN 业务项目订单;天翼云盘打造安全可靠的云存储服务,引入多家头部应用和内容服务伙伴,满足个人和家庭日益丰富的数字生活需求。

而另一方面谈到的游戏 教育 协作增速会本质上是需要完全边缘化的RTN重构,需要重金投入,最近阿里收购拍乐云便是对去年这块市场预测的回应。而同时RTC场景下,腾讯自研TRTC和伴随的全真互联网场景也是做的很不错的,但也同时需要和基础设施有更好的协同,而字节收购的Pico使用体验也很不错,思科Webex也发布了Hologram:

据说那谁也要入场AR/VR了,大家都有点瑟瑟发抖呀…

其实这个场景中并不是某一种传输技术或者编码技术能解决问题的,涉及的从应用到基础架构的一系列重构,包括但不限于传输协议,异构编解码服务器、边缘CDN和FOV处理,乃至家庭的WiFi路由器,点到为止。基础架构上的复用是边缘云值得去考虑和探索的,无状态的编解码服务也是值得考虑的,毕竟渣到思科干的第一份工就是运营商级语音、视频系统,例如当年Webex会议的电话回拨就是渣利用MGX8850+PGW做SIP到SS7、PRI做的,然后到后来的基于ASR1000的SIP-Trunk SBC..

渣深知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传统的VOIP或者视频业务都需要专门的QoS保障,而这些保障本身又需要端到端的运维,但是伴随着国内最近十年的降费增速,实际上互联网上的拥塞并不是那么大,完全可以跳出原有的思路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例如声网做的一些东西,也包括渣在搞的Ruta为QUIC这类应用赋能Segment Routing,直接在internet上实施无状态流量工程的能力。和几家谈下来,结论就是这一块亟待标准化,让每个云都在边缘很重的去部署一套并不现实,如果实现标准化,例如基于可编程交换机芯片,让运营商提供服务,然后根据appid做计费结算,应用端调用运营商服务节点的方式实现无状态交付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因为这种相对于原有运营商提供有状态API专线来看,这种服务售卖价值和弹性更加好。并且一套基础架构可以供多家互联网厂家使用。

简而言之就是WebRTC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既定标准,但好像又不是那么的标准。和当年的VoIP相比,本质上ICE、STUN这些穿越NAT的服务还在,媒体流依旧是RTP、SDP的描述也没有变,WebRTC摒弃了SIP原有复杂的信令交互流程,而提供一个相对简单的媒体协商流程。而问题恰恰就来自于这里,以前可以通过SIP随路信令伴随SBC做pinghole做转发路径控制和流量工程。而新兴的WebRTC似乎这个问题就无解了,而SBC这类节点通常并发连接数支持也不是很好,这也是渣为什么要借助SR源路由的技术去做无状态的流量工程的根本原因。

而对于金融混合云,同样也存在一个标准化的过程,只是这个过程牵头方是银监会。隐私计算和联邦学习对于金融机构风控数据孤岛打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这也是很多云需要考虑的一步棋,这些业务在真正的公有云内似乎没有太多的关注度毕竟体量有些小,倒是蚂蚁和微众在这一块发力明显,而四大行对于这种核心技术也应该更多的采用自研或者深度绑定某个独角兽的策略,就像风控场景中四大行投资第四范式一样。

不过你们必须记住,ToB市场中,服务好FSI的各种爸爸们基本上就能拿下整个市场的半壁江山了,过来人,点到为止。

一些公有云市场的分析》来自互联网,仅为收藏学习,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URL:https://www.hashtobe.com/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