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金融创新


疫情中的隔离生活如同坐监,从此丢失了名字变成了08-1024这样的数字,每天核酸成了出来放风的时间,所以自然有《越狱》的上映,Don’t-Ask-Don’t-Tell,当然像渣这种without-connection的大概只能把牢底坐穿。于是《记忆碎片》也开播了,每天醒来都是十四天的第一天,每天的变化只能看到小区旁的酒店成了密接隔离点和学校成了方舱,群聊里阳性邻居在介绍中队长经历,介绍隔离点和方舱的生活经验。

物资的匮乏和隔离的生活,自然有很多情绪,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小区金融业的也发生着一些有趣的变化

抢菜的高频交易

高频交易就这样第一次进入到了普通群众的生活,知道了交易席位的重要性于是多个手机同时抢单。当然也知道了如何去对齐交易所时钟,例如盒马的8:00对应的本地时钟是8:00:03,而叮咚的8:00对应的是本地时钟的7:59:58. 同时也知道了军备竞赛,例如用筋膜枪加速点击。也知道了通信线路的低延迟,Wifi的延迟/4G/5G的延迟第一次在小区大妈的嘴里谈论着。伴随着后期灵活的释放,开始有人使用频繁刷新软件页面,然后群内通告的方式构建了人肉行情系统。也有多个交易所(电商)价格比对的,只是很抱歉由于物流的问题,没有跨交易所套利的机制。交易所也开始限制交易,而盘后的大宗交易也开始萌发。

布雷顿森林3.0体系形成

在我国人民币法定货币的属性是不能动摇的,金融狗们调侃疫情期间的物价于是创建了一个CNYCNS的报价,CNS也就是上海人民币,当然在小区内物资匮乏的时候,开始了以物换物的交易,可乐成了一种法定货币,后面探究了一下原因,主要是可乐相对公允的价值和相对较好的流通性以及易储藏性决定的。就此基于大宗商品定价的布雷顿森林3.0体系形成

区域性交易所的出现

在这个诞生了饿了么的校区,除了用长江学者和院士天团当快递小哥外,区域性的电商平台”思源生活线上商城“也逐渐开放出来。在完成了校区内清零后,逐渐开放超市/理发等线下服务,但为了应对疫情防控要求需要严格控制人数,甜言蜜语”贿赂“宿管阿姨违规进行盘前交易的行为也偶有发生。于是又一次将超市和理发室服务进行了上网发行摇号中签。同时也出现了众筹打新等交易模式。或许过几天还会出现机器抢单等违规交易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这样的交易行为是否会被泛化并演进成下一个独角兽?

衍生品交易

一场巨制的电影《上海团长》开始上映,团购似乎成了一个高危x生活,浦东某个小区因为团购草莓到团灭变阳的惨痛教训使得对于团购交易的监管日趋严格。

而货物价格也伴随着一些投机商贩的炒作通常一天几变,社区团购菜品品质也参差不齐,对于团长货期和仓单管理也显得非常困难,通常还停留在Excel或者手写的原始业态,订单薄管理则是采取微信群接龙或者问卷等小程序实现,相应的法律约束较少,团长面临双向的风险暴露,同时也有一些伪装成团长诈骗的活动发生。

伴随着团购等大宗商品的交易,相应的也出现了投机商利用资金优势囤积商品并以期货方式转售的情况。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区域性的团购衍生品交易所呼之欲出,作为挂牌交易品种,参考郑商所和大商所制定相应的交割标准,例如苹果按照直径要到80毫米,对硬度也有要求,同时对检验检疫也有要求,交割时首先得让对方发核酸证明,快递小哥到小区第一件事是抗原测试先做起来。

或许疫情之后,互联网厂商应该去考虑一下这样的业态,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情况下从Offer-Bid改为更加市场化的交易机制,转变为让大宗供应商Bid的方式。

阳性指数交易所

有好事者调侃说看到股市一天到晚跌,绿油油的特别想把上海三大交易所改为方舱,至少里面全部挂牌的都是红码的羊。不过也挺心疼交易所的一些朋友们,记得三月初跟他们网上开会的时候已经进入交易所隔离了,时至今日已经一月半了。

疫情初期已经有一些关于上海整个确诊病例的行情

疫情中的金融创新

于是渣每天也在纠结中,今天做多浦东呢,还是做空闵行来对冲一下呢?是不是也弄点期权啥的,搞点波动率交易呢?

疫情期间,苦中作乐,以上纯属搞笑…..期待阳交所所有交易品种早日退市~

疫情中的金融创新》来自互联网,仅为收藏学习,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URL:http://www.hashtobe.com/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