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自由与专有

曾经有一阵儿,中国人使用软件是不花钱的,不管是操作系统、办公软件、工业软件,还是游戏软件。

可是后来却被打着保护知识产权,反“盗版”的名义,我们失去了使用软件的自由。

不知道中国有没有人为这个愤怒过?即便有,也没有听说有谁作出过声势浩大的反击行动。

但这世界上总是有些人是不愿屈服,愿意与施乐、微软这样强大的公司公开对立,倡导软件自由!

这个人就是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

理查德的自由软件的理念是一个作品可以分为功能类、证据类和艺术类三种,作为功能类的软件是可以被人复制、修改和使用的,是公用的而不是私有的;其他两类作品要根据作者意愿是否允许复制和修改(是的,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的书画作品如果能够得到大师的修改,他会不愿意吗?)。

理查德倡导软件自由的起因是他曾经想获取施乐公司的一台先进打印机的源控制代码,他想要在这段控制代码上增加一些功能以便在打印机发生夹纸时可以通知到每个发出打印命令的人,这样可以避免出现夹纸没人知道没人处理,以此提高效率。可惜他没能如愿,这段代码的作者以签署了保密协议为由拒绝向他提供源代码。

这件事情让他很是愤怒,促使他建立自由软件基金会,创造性地提出GPL(GNU通用许可证)制度,和其他同道中人开发出Emacs(宏编辑器)、GNU/Linux等伟大的自由软件作品,这些软件可以被人任意复制、使用、修改,只要你修改后仍然遵循同样的GPL,开放出来,供他人使用。

理查德是强烈反对那些商业公司把软件视为专有软件并借此牟利的行为,他认为这是违背道义的,是剥夺了人们使用软件的自由。

所以,他像一个斗士,为此奋斗一生。

软件应该自由还是专有?直到如今也没有分清孰是孰非。自由软件并不多见,有些倡导自由的软件已经变成了开源软件,但是那些专有软件仍然大行其道,以高额的利润塑造了一批高科技公司。

但是,我们畅享一下,如果软件都是自由软件,每个程序员都可以自由地复制源代码,然后根据自己的灵感添加新的功能,那么这个世界是不是可以更快地进入一个智能的世界?

当然,那些涉及到国家安全、经济命脉以及个人财产、生命安全的软件,是不可能自由的,只能是专有的。

自由与专有,相互对立又独立存在。

这正是:

一些软件应自由,一些软件应专有

自由能有自由好,专有也有取之道

参考书目:若为自由故——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传,作者:SAM WILLIAMS,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

作者简介:王小双,长期从事GJB5000推广、实施、评价、改进的工作,创建《软件工程之思》微信公众号,一直在《软件工程之思》分享GJB5000、CMMI、软件工程的知识和感悟。现致力于GJB5000咨询以及软件过程改进、软件工程能力提升的研究工作。

软件自由与专有》来自互联网,仅为收藏学习,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URL:http://www.hashtobe.com/3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