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红楼梦大学

“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如今我们述古,你又说粗陋不妥”

前言

又逢一年高考时,1193万高考考生在这头,1167万应届大学毕业生在那一头,伴随着高校的扩招,独木桥的后移到了社会性的内卷上,而尽头却是就业的艰难和技术上各种卡脖子的差距,大师不在,不得不反思,我们教给孩子们了什么?

一篇红楼梦大学

每年高考能够被众人反复咀嚼的也就是高考作文的命题了, 高考的性质某种意义上也代表了国家的意志,一篇红楼的出现, 有些人感慨曹雪芹来了都要复读,且看原文:

原来众客心中早知贾政要试宝玉的功业进益如何,只将些俗套来敷衍.宝玉亦料定此意.贾政听了,便回头命宝玉拟来.宝玉道:“尝闻古人有云: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

所谓移用,无非只是俗套来敷衍,借鉴化用,是为了出题, 最后点题的是情景独创,这背后藏着的是一场整个国家的思辨,是科学技术上的碰撞,是东西方哲学和文化的冲突。

“儒释道”曾长期作为中国官方意识形态存在,居于主流思想体系地位. 文化和意识形态的统一使得它极大的切合农耕社会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天人合一”的观念下道出了人与自然的辩证统一关系,另一方面也限制了人改造自然的意愿,这一点是便产生了和西方文化的冲突,也导致了近代中国的落后,

从“华尊夷卑”之观念,到“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全面西化,从拿来主义的近代工业积累由此产生的资本主义经济在中国的发展,再后模仿主义的借鉴化用西方政治思想学说而建立的中华民国。到最后适合中国国情的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国情的情景独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几乎完成了整个现代化改造的物质基础.

但从八十年代初 “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到现在 “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到统一市场的建立中间又有大量的思辨,不平衡和不充分的发展在王德峰-中西方文化差异的渊源[1]也有描述

今日之中国社会各个阶层,无论是在市场经济改革的浪潮中,取得成功的少数成功者阶层,还是多数弱势群体.没有一个社会阶层有生命幸福感,没有一个阶层找到安身立命的地方,整个民族没有精神家园,我们从一个物质上普遍不满足的时代,进入了一个精神上普遍不安宁的时代

归根结底的本质是:一方面是近代西方哲学理论和宗教无法解释的科学的发现,而另一方面很多国家伴随着越来越频繁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内部的矛盾,没有一套理论去指引。西方的功利主义和传统文化中的明德德冲突,导致了国内近些年所谓的国学热、大语文,更多的是表面上是拿来主义的移用, 互联网资本乱象产生的本质也来自于模仿主义的借鉴化用,进一步符合中国国情的情景独创的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过程在哪?

万众创新的过程中,的确有很多情景独创的新技术。而背后的思辨在哪?因为看到的很多都是过分强调自主而区分先进技术的“然并卵”创新。正如某公众号写的:”第三个叫“自主创新”,你的东西很好,但我不服,我就要自己创新出一个更好的。” 这正是对于前文的曲解,“此亭压水而成”,故提名“还须偏于水“。”沁芳“ 于 ”泻“ 恰似一个思虑周全对偶,于”泻“少了一分动,多了一分蕴,且看原文:

宝玉听说,连忙回道:“老爷方才所议已是.但是如今追究了去,似乎当日欧阳公题酿泉用一’泻’字,则妥,今日此泉若亦用’泻’字,则觉不妥.况此处虽云省亲驻跸别墅,亦当入于应制之例,用此等字眼,亦觉粗陋不雅.求再拟较此蕴籍含蓄者。”

对于国家的意志,点题的关键在:

贾政笑道:“诸公听此论若何?方才众人编新,你又说不如述古,如今我们述古,你又说粗陋不妥.你且说你的来我听。”

国内大多数企业的创新,更多的是在OKR的泻药下逼出来的翔。编新下的不如述古的粗陋不妥,倒也点题了贾政的泻字。

新技术的成功伴随着太多的条件,特别是独创技术,例如渣2012年开始搞LISP Layer2 RFC,到2016年思科才发布DNA-C,四五年前就开始搞基于AI的网络自动化运维Nimble,最终到下周思科才正式发布Predictable Internet,而nvidia才伴随着GPU+BlueField刚刚起步。对于这里面的感触更加深刻,无论是述古还是编新,时间和选择也是值得我们去考虑的东西,它还伴随着人类心智的接受程度。

最近读了一些书,有一些感受,切身经历就是资本乱象下互联网的生存空间的问题,接下来从几个角度慢慢道来:

述古

方东美先生常说中国文化是“早熟的”,意思是:与其他古代民族相比,中国很早就发展出了系统完备的思想。譬如,我们在公元前十一世纪,就有周公制礼作乐,展现高度的人文精神。此一人文精神后来由儒家、道家、墨家等学派继承发展,演变为中国特有的文化景观。

《大学》在宋、元以后成为官定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必读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是古代科举的考纲,而后又有”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八个条目,修己是治人的前提,修己的目的是为了治国平天下。

数千年的智慧,值得我们去考虑,去借鉴,但是很多人学国学,过分强调经典,更是简单的学一些礼乐的表皮。无奈忘了当年的礼崩乐坏。而禅宗于当时乃编新佛教,而又述古儒家思想,最终儒释道成为整个中华民族在农耕社会的精神支柱。

编新

儒释道的文化切合了农耕社会的生产关系,而最终败在资本主义的侵略。资本主义制度和西方哲学思想在近代构建了非常璀璨的现代文明, 当然伴随着资本的乱象也产生了越来越频繁的金融危机。有机会大家可以去读一本

而目前国内对政治经济学的各种误解非常普遍,在经济学和思想政治教育当中有很多意识形态色彩强烈的学说被冠以“政治经济学”之名,而真正的政治经济学却不被大众所了解。

而如今,编新的西方政治经济学体系看似不如述古的儒家思想,正如《大学》的后半部分:

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如今读到互联网资本乱象,想清楚怎么回事了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的借鉴, 根据中国国情的情景独创, 而互联网资本在新技术的加持下,似乎忽视了一些边界。继而才有编新不如述旧,而述古中的粗陋,少了几分蕴和思。白话的说法便是:如何进一步探索马克思主义和中国文化本身的结合,国家的考题便是如此,可惜经济学家们普遍接受西方的经济学模型,就不多说啥了

现代中国的形成

这一节来自另一本正在读的书:

令人称奇的是,晚清中国不仅幸免于列强的征服,而且开始向主权国家全面转型,且一直将自己的边疆(包括蒙古、新疆和西藏等)大体保存完好。清朝在1911年的终结,并没有导致边疆脱离中国;相反,清帝在退位之际,将其版图完整地由新生的中华民国加以继承。因此这里产生了另一个问题:中国到底有何凭借,使其能够抵抗帝国主义的冲击,保持领土的大体完整?晚清中国当然算不上是非西方世界在卷人入世界国家体系之后最为成功的国家,尤其是跟邻近的日本相比的话。不过1949年之前和之后流行于中国的民族主义历史书写只突出晚清以来的“百年屈辱”,远不足以全面概括中国在这一个世纪所经历的突破和坎坷。

相对于西方传统的认知,现代中国的形成有太多和他们意识形态的不同。一方面没有像其它帝国灭亡时那样分崩离析,这是儒释道文化千年来的影响,而也没有像别的一些国家那样形成代议制的形式。地缘政治,财政制度和政治认同让我们走了一条非常不同的结合国情的独创的道路。

从西方的逻辑和历史的观点,你都很难解释这个国家和民族复兴之路上的坎坷而又内聚的动力。而当下又面临更加直接的一些冲突和经济上的困难,而在一些新技术上面临封锁下的自主创新,路在何方?

谈谈技术

昨天和朋友谈到大学教育,留下了一段话:曾经我以为数学很有用,任选专业选了数学系,读了几年却发现数学无用,其本质是不知道数学该怎么用。而如今我以为自己很无用,其本质是知道了一些数学却发现自己不会用。疫情期间被封在家里,读完一些抽象代数的书,然后看了一些范畴论,接着在看函数式编程的东西,再加上当时做NetDAM的时候设计架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例如我当年在做Nimble和意图网络的时候,首先提出的便是基于声明式的框架,而不是传统的基于命令式的API,SDN落地最艰难的便是在这里,把大量的声明式的意图转换为ACL耗费了大量的人的心智,然后又被迫在ACL形式化验证上花了大量的功夫,诚然有些得不偿失。后退一步,从内在的结构逻辑及范畴论思想上来看待报文的处理,你会得到很多不同的答案,自然语义中的常用状语成分构成了对SDN策略的分类,谓词逻辑构成了各种行为。至于很多人看好的P4似乎总是缺少点什么,这一点上你就会明白Pensando设计的巧妙之处了。

就此在说到编程语言,国内做PL的还是很少,除了什么PUA-Lang这种搞笑的,以及民科的中文编程语言,从正统的PL来看,面向对象的编程和各种设计模式来自于西方传统哲学的结构主义,而后在多核高并发的场景中逐渐面临种种问题,泛型和继承的复杂度越来越高。而与其对偶的解构主义理论在六七十年代诞生。同时从现代数学的发展来看,在范畴论视角下这个问题变得如此有趣,所以基于范畴论体系下的函数式编程、类型系统再一次站上了舞台,scala、Rust、go这类语言的逐渐出现都代表着一系列新的尝试,甚至Cpp和Java也在逐渐的加入很多函数式编程的思维,而人类的心智暂时却无法触及,程序员的成本成了互联网技术落地最大的阻碍, 最后又需要妥协于低代码的场景. 有些尴尬的是很多低代码背后的代数逻辑上有问题。。。

至于通信行业也发生了一系列有趣的事情,不得不承认Clarence在构建MPLS SegmentRouting的时候,一方面直接移用了MPLS已有的标签转发,另一方面又借鉴了源路由,在运营商特殊的流量工程场景中简化了RSVP-TE,获得了得天独厚的优势。然后败笔在哪呢?SRv6简单的套用,最终要在应用落地时发现Option header的缺陷,以及底层高性能交换芯片处理多个栈的缺陷,两头难,只有中间适合部分运营商的场景。

至于国内把SRv6和IPv6混淆在一起,总以为一招鲜吃天下,更是有些…这也是前文所述的:编新不如述旧, 而你看Ruta,从底层的编码上考虑到了交换机的难处和顶层应用上考虑到了用户态的需求,整合就更加容易了。逐渐的你会看到Google最近发布的PSP加密也是在UDP封装中插入Option header和Ruta殊途同归.

结语

无论是述古、还是编新,最根本的还是不落粗陋,蕴籍含蓄,思虑周全。大多数受道家的影响, 做事情并不太周全,很多事情多停留在粗陋的仿制抄袭之上,此时需要一份自信,来自述古的文化自信。但是也要提防一分来自盲目自大。思辨才是关键, 抛弃白猫黑猫的意识形态,从本源和情境出发去考虑事物演进的本质。

Reference

[1]

王德峰-中西方文化差异的渊源: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U4y1h7iL?p=1

一篇红楼梦大学》来自互联网,仅为收藏学习,如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URL:http://www.hashtobe.com/33.html